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8月21日上午消息,杰夫·贝索斯上个月末实现了自己的太空遨游梦,但自从他回到地球以来,贝索斯的公司已经失去了多名顶尖人才。

  据报道,今年夏天,至少已有16名主要领导者和高级工程师先后离开蓝色起源,其中许多人更是在贝索斯的太空之旅后的数周内辞职。

  最近,两名工程师尼汀·阿罗拉(Nitin Arora)和罗伦·莱昂(Lauren Lyons)宣布了各自的新动向,分别是埃隆·马斯克的SpaceX和Firefly Aerospace。

  还有人则在过去几周悄悄地更新了他们的LinkedIn页面。

  知情人士还证实了每一起没有公开宣布的离职。这些离职人员包括:新谢泼德号的高级副总裁斯蒂文·班内特(Steve Bennett)、首席任务保障官杰夫·阿什贝(Jeff Ashby)(退休)、国家安全销售总监斯科特·雅各布斯(Scott Jacobs)、新格伦号高级总监鲍勃·伊思(Bob Ess)、新格伦号高级财务经理比尔·斯坎摩尔(Bill Scammell)、生产测试高级经理克里斯托弗·佩恩(Christopher Payne)、新谢泼德号技术项目经理内特·查普曼(Nate Chapman)、高级推进设计工程师戴夫·桑德森(Dave Sanderson)、高级HLS人因工程师蕾切尔·福尔曼(Rachel Forman)、BE-4控制器首席集成和测试工程师杰克·尼尔森(Jack Nelson)、新谢泼德号首席航空电子软件工程师 Huong Vo、BE-7航空电子硬件工程师亚伦·王(Aaron Wang)、推进工程师雷克斯·顾(Rex Gu)和火箭发动机开发工程师盖瑞·胡达克(Gerry Hudak)。

  那些公开宣布辞职的人并没有具体说明离职的原因,但招聘网站Glassdoor上的员工评论经常提到他们对执行管理和缓慢的官僚结构感到失望。

  蓝色起源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强调了该公司的增长。这位发言人说:“蓝色起源在2020年员工人数增长了850人,2021年到目前为止,我们又新增了650名员工。事实上,我们过去三年内员工数量增长接近四倍。我们会继续为制造、品质、引擎设计和运载工具设计等领域寻找主要的领导人才。这是我们正在建设的团队,我们拥有出色的人才。”

  有些离开的工程师还是蓝色起源的宇航员登月计划中的一份子。贝索斯的公司在4月份的时候,没能够拿下NASA的登月合同,反而SpaceX被宣布为NASA的载人着陆系统(HLS)项目的唯一合作方,合同价值29亿美元。

  但是,尽管政府问责办公室已经在上个月驳回了蓝色起源对NASA决定的抗议,但该公司表示会继续抗争以参与NASA的HLS项目。蓝色起源首先对SpaceX的星舰火箭发起公关攻势,接着又把NASA告上联邦法院。

  10000美元奖金

  蓝色起源在美国各地拥有4000多名员工,总部位于华盛顿州靠近西雅图的肯特市,并在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德州范霍恩和阿拉巴马州亨茨维尔设有工厂。

  多名知情人士透露,贝索斯完成7月20日的太空之旅后十天,蓝色起源为全部的全职员工提供了一笔10000美元无附加条件的现金奖励。但该公司的合同工一个也没有获得奖励。蓝色起源证实了这笔奖励,一名发言人指出,这是对帮助公司实现载人太空飞行这一里程碑的“感谢”。

  两名知情人士在说起太空之旅后多名员工相继离职这件事时,表示,在公司内部,人们把这笔奖金视为公司领导层试图留住人才的一种方式。

  根据Glassdoor上的评价,人们对蓝色起源领导层的满意度,与对其他顶尖太空公司的满意度差距较大。例如,根据Glassdoor的数据,只有15%的蓝色起源员工认可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鲍勃·史密斯(Bob Smith),而SpaceX的埃隆·马斯克的员工认可度为91%,联合发射联盟(ULA)的托利·布鲁诺为77%。

  HLS之战

  NASA的载人着陆系统项目是该航天机构的阿尔忒弥斯计划的关键部分之一。阿尔忒弥斯计划,旨在让美国宇航员重返月球表面。

  去年,NASA为HLS项目启动近10亿美元的概念开发合同,SpaceX拿到1.35亿美元,Leidos的子公司Dynetics获得2.53亿美元,蓝色起源获得5.79亿美元。随后,NASA打算在今年向其中两家公司授予硬件开发合同。但最后,由于国会为HLS提供的资金不足,NASA最终决定把29亿美元的合同授予SpaceX一家公司。

  蓝色起源和Dynetics均在第一时间向美国政府问责局提出异议。该部门也暂停了NASA在该项目上的推进工作,直到争议解决。7月30日,政府问责局维持了NASA的决定。8月16日,蓝色起源进一步向美国联邦索赔法院起诉NASA。

  到目前为止,NASA已经为授予SpaceX的这份合同向后者支付了3亿美元,付款时间为政府问责局驳回争议的当天。但是,由于蓝色起源提起的诉讼,NASA的HLS项目又一次被迫暂停直到11月1日。

  重大延期

  自2017年贝索斯聘请史密斯担任蓝色起源首席执行官以来,该公司一直在努力实现多个重大项目。贝索斯在2000年创办了太空探索蓝色起源,目标是创造“一个数百万人在太空生活工作以造福地球的未来”。延期——尽管在太空行业较为普遍,“太空不易”早已是老生常谈——让贝索斯的愿景一推再推,去年底蓝色起源的首席运营官离职加剧了这一问题。

  7月20日,贝索斯作为蓝色起源的可回收火箭新谢泼德号的第一批乘客之一,来到太空的边缘。虽然蓝色起源尚未透露太空旅游的价格,但在亚轨道太空之旅领域,新谢泼德号的竞争对手还包括维珍银河。不过,据称,蓝色起源已经为未来商业太空之旅售出的门票总价值近1亿美元。虽然新谢泼德号的首次载人发射圆满成功,但蓝色起源的领导层此前曾预期该火箭将于2017年底开始载人发射。

  新格伦号是该公司正在开发但尚未发射的下一代可重复使用火箭。原先,新格伦号定于2020年首飞,但目前的话,该火箭的首次发射将推迟到2022年第四季度或以后,尽管蓝色起源已经从美国空军处获得2.555亿美元来协助新格伦号火箭的开发。去年,五角大楼也没有就新的合同选择新格伦号火箭,而是将多个合同授予SpaceX和ULA,合同累计价值约数十亿美元。蓝色起源在宣布新格伦号延期时还特地强调了这一损失。

  蓝色起源的第三个重要项目为稳定的火箭发动机——BE-4,该发动机将为新格伦号火箭提供动力。该公司先前曾表示,BE-4发动机有望在“2017年用于火箭发射”。

  然而,据报道,四年后,开发问题和用于快速测试的硬件缺失,导致蓝色起源到今天仍未交付第一批飞行发动机。该公司已经加紧节奏,准备在今年年底之前交出两台BE-4发动机。值得注意的是,BE-4发动机不仅对蓝色起源十分重要,对ULA也很关键。因为ULA已经签订了一份合同,使用BE-4发动机为其Vulcan火箭提供动力,ULA选择蓝色起源而非Aerojet Rocketdyne作为其供应商。ULA也希望在今年年底发射其首枚Vulcan火箭,而蓝色起源的BE-4发动机将是发射前组装的最后一部分。

  过去二十多年里,贝索斯将自己的大部分时间用于亚马逊,但在此期间他也持续出售自己在亚马逊持有的股份,为蓝色起源的发展提供资金,大概每年10亿美元或者更多。上个月,贝索斯辞去亚马逊首席执行官一职,太空行业的许多人都预期贝索斯之后会把更多精力投入到他的太空公司中去。

卡拉OK机

Washer&Dryer

作者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