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婷(左)和女主角麦克多蒙德在《无依之地》的拍摄现场。(AP)

中国女导演赵婷凭借《无依之地》(Nomadland)夺走世界电影工厂、美国好莱坞的最高荣誉,奥斯卡的最佳导演奖、最佳电影奖,她举起小金人,发表得奖感言时回忆起童年学到的东西。

美国奥斯卡金像奖2021年第93届的最佳电影奖将两个最重磅的奖项,最佳导演奖和最佳电影奖同时颁给了一位华人,中国导演赵婷和她的电影《无依之地》;美国演员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Frances McDormand)也凭借此片摘下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英国广播公司(BBC)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都注意到了赵婷创造的历史:在奥斯卡颁奖的92年里,没有来自亚洲的女性得到这个奖项,而且在她之前,总共只有五位女性获提名奥斯卡最佳导演的提名,其中只有一人最终得奖,她是《拆弹部队》(Hurt Locker)的导演凯瑟琳·毕格罗(Kathryn Bigelow)。

因此说,赵婷同时成为奥斯卡电影奖历史上的第一位华人女性和第二位女性最佳导演。

BBC评价,39岁的赵婷被认为是近年冒起的最有才华、风格最鲜明的新锐导演之一。

赵婷在今年3月1日夺得金球奖最佳导演奖的时候,中国官方媒体称她是“中国的骄傲”。

美国洛杉矶杜比剧院(Dolby Theater)4月25日的晚上,赵婷走上奥斯卡领奖台发表获奖的感言,她说:“拍摄这部电影时我总是在想,当事情变得艰难的时候,我是怎样坚持下去的,这让我回忆起童年。”

“我在中国长大的时候,爸爸曾经跟我玩一个叫《三字经》的文字游戏。我们会记古诗词,还会在一起背诵,一人念一句,然后另一个人接力说下去。”

“我记得特别清楚,一部叫《三字经》的古书上,第一句是‘人之初,性本善’——这六个字对小时候的我影响是那么大,直到今天,我仍然真心相信它的含义。”

“哪怕有时候现实好像是相反的,我去到世界任何地方,也总是能够在我遇见的人当中找到善良的人。”

说到这里,她单手高高举金像奖的最佳导演奖杯说:“我想把这个奖献给所有展现出信心和勇气,在珍守着自己的善心并对彼此保持着信念的人,不管有时做到这点有多艰难。”

“这个奖是给你们的,是你们在启迪着我坚持下去。”

身边善良的人给予的力量,让赵婷即便在格格不入时,也能有勇气更好地融入世界。

少年赵婷

赵婷最近对英国《每日电讯报》(The Telegraph)讲过那些吸引住自己的故事,“我的人生里无论去到哪里,总感觉像个局外人。”她说,“所以我很自然地被那些生活在边缘而不是过主流生活的人吸引。”

赵婷透露说,自己对于14岁在英国英格兰东南部东萨塞克斯郡的海边小镇布莱顿求学的日子,评价是“情绪非常高涨”,“有很多少年时期的烦恼,但那些年是很有创造力的。”

1990年代中期,当时14岁的赵婷就是带着这种叛逆和患得患失的创造感来到英格兰布莱顿上学,当时她说不了几句英语。

BBC引述小镇上的寄宿学校布莱顿学院(Brighton College)的一名前教师阿莉森·维瑟斯(Alison Withers)受访说:“我最记得的一点是,她喜欢挑战,是好的那种。”

“她来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国家,身边是不一样的文化,她总是在问我们,为什么做这个、为什么做那个,而且总是愿意加入。她肯定是非常聪明的,英文学起来超级的快。”

电影局外人的转折点

BBC认为,之后在2010年搬到了纽约,就读纽约大学,是赵婷导演生命里的一个转折点。她开始拍摄自己的第一部长片《哥哥教我唱的歌》(Songs My Brothers Taught Me),一个慢热却悠远的故事。电影在美国南达科他州原住民地区拍摄,用的是非职业演员。

她当时的同学约书亚·詹姆斯·里查兹(Joshua James Richard)凭《无人之地》在奥斯卡获提名最佳摄影奖,不过未能最终获奖。

卡拉OK机

Washer&Dryer

作者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