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工具栏
Ad
Ad

根据各方公开信息,近5天以来,叙利亚军队已经损失了超过300多辆坦克装甲车自行火炮多管火箭炮等等。而且阵亡者超过2900多人,土耳其死亡人数大约55人。土耳其军队再次打出高交换比,在2018年橄榄枝行动,土耳其阵亡38人,导致库尔德武装死亡2500多人。

但是,在3月3日,土耳其无人机任意打击地面叙军目标的行动,遭到了遏制。土耳其无人机飞行员也就是操作员的屏幕上一片雪花,也是后脑勺冒冷汗啊!因为很明显俄罗斯参战了。整个系统遭到强大电子干扰,在叙北上空的土耳其无人机丢失了GPS导航卫星信号。

正是因为,减少了GPS卫星制导和导航,叙军铠甲S-1防空系统才有机会击落土耳其无人机。俄军在叙利亚有强大电子干扰系统,据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文章称,俄罗斯军队一直在对中东地区的全球定位系统(GPS)实施干扰,并试图影响到美军的F-22和F-35这两款隐形战斗机。

以色列也认为从2018年以来,在叙利亚周围飞行的飞行员明显感觉到GPS卫星系统遭到干扰,经常出现定位位置错误和根本不工作的问题。为了打击叙叛军不断的无人机袭击,俄军在叙利亚建立了强大电子战部队。
从2015年以来,俄军防空系统和电子战系统已经拦截了超过100多架叙叛军无人机。拥有非常丰富的对抗无人机经验。从2018年开始,俄军给每一个旅级单位,都配置了反无人机部队,装备有配备了安装在MT-LB装甲车上的Borisoglebsk 2多功能电子系统,能够通过控制四种类型的单点干扰单元来中断无人机的通信和GPS系统。

2019年,俄罗斯还推出了“Sapsan-Bekas”的机动式反无人机系统。该系统可以探测10公里范围内的无人机,跟踪其运动轨迹,并能通过抑制无人机的通信和控制信号。该系统由信号探测与测向模块、有源雷达、光电和图像跟踪模块、无线电抑制模块组成,能够对空域实施全天候监控。该系统可以安装在机动车辆上,可快速拆卸和部署。

正是因为,俄罗斯参战,土耳其无人机才降低参战频率,在地面上的叙利亚军队才可以重新发动进攻,夺取了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大城镇萨拉奇布。这也说明,俄罗斯,普京是有底线的,土耳其还是要见好就收。
毕竟,土耳其的敌人和麻烦事,还有很多。土耳其的核心问题是夺取东地中海,在这里蕴藏着大量资源,土耳其在这一地区正在与希腊进行激烈争夺,而欧盟是支持希腊的。同时,土耳其最大的敌人是库尔德。
美国正在支持库尔德武装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实力越来越强大。同时,在利比亚战场,埃及,沙特,俄罗斯等国支持的利比亚国民军正在与土耳其支持的利比亚团结军作战。
土叙冲突后 埃尔多安亲赴莫斯科会晤普京

普京与埃尔多安在克里姆林宫会晤(图源:俄罗斯卫星网)
海外网3月5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克里姆林宫开始举行会晤。
报道称,俄总统普京在会见土总统埃尔多安时,对有土耳其军人在叙利亚丧生表示慰问,称俄罗斯珍视与土耳其的关系,并强调,叙利亚伊德利卜局势需要双方直接对话。
报道还称,此次会晤是土耳其与叙利亚最新一轮冲突爆发后、俄土两国领导人首次会晤,会晤的重点是讨论如何解决叙利亚伊德利卜局势。俄罗斯与土耳其此前已举行了三轮专家级会谈,但未能就伊德利卜问题达成一致。
2月27日,“沙姆解放组织”的恐怖分子大规模进攻叙利亚政府军阵地,叙政府军予以回击。据俄国防部消息,受到叙政府军炮火攻击的包括本不应出现在该地区的土耳其军人。土耳其方面有36名土军人死亡,30多人受伤。接到土耳其军队有人员伤亡的消息后,俄方立即采取措施促使叙利亚政府军停火,确保了土军队伤亡人员安全疏散至土耳其。俄国防部强调,俄空天军没有在该地区动用飞机。
埃尔多安随后就土军遇袭一事召开安全会议。应安卡拉方面请求,北约理事会2月28日就叙利亚局势问题举行磋商。美国国务院向卫星通讯社表示,美国支持土耳其这个北约盟国,并“正在考虑在此危机中支持土耳其的最好方式”。
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馆因安全威胁从2月27日晚起加强安保工作,由特警负责安保。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2月初曾表示,土耳其未能履行解决叙伊德利卜问题的几个关键义务,包括将愿与叙当局对话的武装反对派与恐怖分子区分开来的义务。(海外网 爱扎大)
毫无人性和底线!土耳其支持武装再犯战争罪,残忍肢解叙军飞行员
3月3日,土耳其国防部在其官方社交媒体上证实,土耳其空军战机当天击落了一架叙利亚空军的L-39武装教练机。随后网上出现的视频显示,该机被击中时正在叙利亚伊德利卜省东南部的努曼附近进行对地支援。据悉土耳其F-16战机并未越过两国边境,是在靠近边境的土耳其一侧发射AIM-120C中距空空弹击落了该机,L-39上两名飞行员则是成功弹射跳伞。不过其中一名飞行员落地后被土耳其支持的极端武装努斯拉阵线俘获,随后遭到处决。
更令人发指的是,这群武装分子在处决飞行员后,还将其肢解,并把照片发到社交媒体上对叙军进行恐吓。

叙军L-39被命中瞬间

在努曼附近进行对地支援的L-39

根据随后叙利亚方面放出的信息显示,这架L-39上的两名飞行员分别是阿尔·塔亚尔上校和霍萨姆·易卜拉欣·米乌布上尉,其中阿尔·塔亚尔上校在跳伞后并未受伤,随后被赶来救援的叙利亚地面部队救走。霍萨姆·易卜拉欣·米乌布上尉可能是跳伞时机没有掌握好,落到了努斯拉阵线控制区,同时从努斯拉拍摄的视频看,他可能受了伤,所以落地后并没有逃跑,被处决时身上还套着降落伞,但是头部遭到重击变形。随后努斯拉武装分子将其肢解,并在社交媒体上炫耀,顺带恐吓叙利亚政府军士兵。

米乌布上尉生前照片

阿尔·塔亚尔上校被解救,并受到叙军士兵热烈欢迎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努斯拉阵线第一次残忍对待阵亡叙军飞行员了,之前的2月11日,他们曾在伊德利卜的al-Neirab地区击落了一架叙利亚空军的米-8直升机。在找到飞机残骸和飞行员尸体之后,这群武装分子居然将飞行员尸体拖在摩托车后进行示众。这遭到了舆论的一致谴责,但是这群武装分子依然我行我素。他们之所以这么残忍,主要是因为这个所谓的努斯拉阵线本身就是一个恐怖组织,它之前是基地组织在叙利亚的分支,后来与臭名昭著的ISIS武装有合作,但最终双发生内讧而分道扬镳。该组织虽然被美国和土耳其等国定为恐怖组织,但是它之后与其他几个极端武装组成了一个名为Hayat Tahrir al-Sham的组织,一直在接受中东多国的武器和资金援助。

根据伊朗方面的调查,这个努斯拉阵线之前的主要资助国是沙特和卡塔尔,这两国为努斯拉输送了大量的武器装备,比如在中东打出名气的飞弩-6便携式防空导弹就是沙特和卡塔尔进口后转送过去的。而这个后来组建的Hayat Tahrir al-Sham组织则是一直得到土耳其方面的支持,虽然土耳其也把它定为恐怖组织,但是由于在建立所谓的安全区方面需要这些极端武装进行帮助,同时养着他们也能削弱叙利亚政府,因此土耳其政府一直在半公开的支持他们。不过这明显是一群做事情毫无底线的人,他们的理念和思维注定不会被现代文明容忍,土耳其政府支持这样的一群武装分子,难道就不怕被反噬吗?

按照土耳其公开的战绩,已经击落叙利亚8架直升机和3架战机等11架军机。除了射击俄军战机,土耳其联军2枚毒刺导弹失手,其他都是百发百中,命中率非常高。这些飞行员除了战死,以及侥幸撤离到叙军控制区以外。

所有被俘叙军飞行员都遭到了残酷虐待,在3月3日被击落的L-39轻型攻击机(高教机改装),2名飞行员全部跳伞成功,但是,这里已经是土耳其联军控制区。阿尔·塔亚尔上校在跳伞以后,立刻遇到了叙军救援部队,在经过激烈枪战以后,阿尔·塔亚尔上校很幸运的逃出叙叛军围捕,但是他的助手霍萨姆·易卜拉欣·米乌布上尉却被叙叛军俘虏。

随后残忍的土耳其联军将霍萨姆·易卜拉欣·米乌布上尉的耳鼻残忍割下,飞行员的头部已经被重击变形,在最后遭到残忍肢解的时候,可以看到照片上,上尉飞行员还缠绕在降落伞里,他应该在跳伞的时候就已经负伤。

因此,没有来得及及时逃跑隐蔽起来,在今年2月11日,这支叙叛军还曾经将1名被俘的叙军米8直升机飞行员,残忍殴打以后,在飞行员身负重伤以后,又被绑在摩托车上拖死。

同时,现在的叙叛军,早已经是一批亡命徒,其中包括,基地组织,外国特工,各种散兵游勇,好斗分子,叙利亚难民,各国投机分子,有一定权势的军阀等等组成。他们所引发的战争不是为叙利亚人民祈福,而是为自身利益。用叙利亚无辜百姓的鲜血做筹码,换取小部分人的利益。

在2018年橄榄枝行动,在2019年进攻库尔德行动,这些叛军一样一到一个地方就大肆抢掠财物。残忍杀害库尔德人。

在非常关键的萨拉盖布,叙利亚军队已经彻底占领了萨拉盖布东部工业区,而叙叛军还掌握着城市西部地区。大多数战斗都发生在萨拉盖布以东靠近工业区的地方。但是这里的战斗变化无常,有时叙军成功推进占领了一个街区,然后,可能在下一个小时就会再次失利。

媒体报道,美国叙利亚问题特别代表詹姆斯·杰弗里与土耳其进行会谈表示:美国愿意在伊德利卜战事中对土耳其军队提供美国的军备物资。美国代表认为,因为,土耳其是美国的军事盟友,在土耳其已经提出帮助邀请的情况下。为了帮助土耳其防备叙利亚军队的空袭,美国将会为土耳其提供军事装备。

这一次叙北战争,到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引人关注,那就是苏24战机,这种传统歼击轰炸机已经该淘汰了。这种70年代,80年代以超低空突防,打击纵深敌人装甲集群,只有近距离格斗导弹的歼击轰炸机,已经完全不适合现代战争。

战场是属于多功能重型战机的,既可以中距空战,近距离格斗,还可以,进行中远程对地对海精确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