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工具栏
Ad
Ad

美国与中国关系日复一日趋于紧张,有人开始论及“新冷战”。但专家们认为,这与当年美国与苏联的冷战有着明显历史差异,但也相信美中两大强权正步入危险境地。
法新社报导,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在全球愈来愈大动作发起对抗中国的行动,诸如怂恿其他国家拒绝中国提供附加条件的援助和华为技术公司的设备,以及在南海争议中毫不掩饰地站在北京的对立面。
特朗普想在今年11月总统大选争取连任,他把中国当作主要竞选议题,但即使他输给笃定代表民主党参选的拜登(Joe Biden),美中关系看起来也不太可能明显改变。
美国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国际关系教授华特(Stephen Walt)说,美中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长期在“不相容的战略愿景”上处于竞争关系,其中包括中国称霸亚洲的野望。
华特表示,在中国眼里,特朗普是个“软弱又容易出错的领袖”,且可能认为美国因应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的“灾难性”表现让中国有了占上风的机会。
华特指出:“在某些方面,这就像美国与苏联之间的‘冷战’,但还不到美苏对峙那么危险的程度。一个很大的不同点是,(美中)两国经济上仍紧密联系,虽然这段关系现在也承受很大压力。”
“冷战”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分别代表资本主义及社会主义的美国与苏联两大强权,在不实际交战的情况下,于各领域长期保持敌对、抗衡及竞争关系。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向来严厉警告各国对北京保持戒备,他近期接受广播电台访问时,也没反对把美中关系比拟为“冷战”。
蓬佩奥还提到,美国过去跟苏联的经济关系疏离,因此西方国家也应与中国划清界线,尤其是科技方面。美国政府一向担心中国以科技之名、行间谍活动之实。
但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Institute)学者马斯特罗(Oriana Skylar Mastro)认为,形容美中关系为冷战是很危险的一件事,“中国的情况完全不同于冷战”。
她表示:“从正面意义来说,我们交流层面很广泛;从负面来看,双方确实有可能发生‘热战’,且达到美苏之间不曾有过的程度。”
马斯特罗说,执意以冷战角度看待美中关系,会导致彼此做出无效的因应,包括华府误把北京视为意识形态威胁。
马斯特罗还指出,中国有很多选项来减轻美方的担忧,例如撤回部署在南海的武器系统,“但北京当局不会这么做,因为中国从根本上误解了驱动美国政策的因素。中国认为美国只是因为自身权势衰落而做出反应,所以无论北京采取什么行动,美国都会予以抨击”。
“因此,中国没有动力去尝试节制自己的野心及实现野心的方式,这是个错误。中国不这么做以让美国放心,有可能会使我们走向战争。”
特朗普目前仍表示,他希望维持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在这份今年1月签署的协议下,中国须扩大采购美国产品。
然而,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时殷弘说,双方心知肚明,中国无法再全面履行协议,他预期美中关系将持续恶化。
时殷弘表示,“过去的冷战是两大强权在意识形态和战略的驱动下,进行非常激烈的对抗和竞争”,而美中的情况,却是两大强国有选择性且迅速地脱钩彼此。
他还说:“据此定义,可以说中国和美国已经展开了新的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