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爆发20个月,病毒夺走无数人的生命,也时时刻刻考验着人类的耐力和智商。只可惜,总有一些人爱当“搅屎棍”,在所有人都痛苦和绝望的时候,火上浇油。

9月1日,加拿大全国各省都爆发了“反对疫苗护照”的游行示威活动,成千上万民众聚集在市政厅和医院门口,不戴口罩、不保持社交距离,高举着“还我自由”、“拒绝疫苗护照”等标语,造成交通大乱。

BC省温哥华、基洛纳、卢普斯、维多利亚、乔治王子城、纳奈莫也爆发了抗议活动,约2000人上街游行示威,堵市政厅、堵医院门口、堵大桥,人山人海,老人小孩齐齐出动,一脸“凛然正气”,誓要捍卫自己的自由。

这一幕幕,看在医院大楼的医护人员眼里,触目惊心。

辛辛苦苦救人抢命20个月,到现在医院里还充斥着新冠病人痛苦的喘息声,玻璃窗外的人群、高举的字样,无一不刺痛一线人员的心。

8月份以来,BC省日新增再一次飙升,领跑全国,省府和卫生厅先后收紧防疫措施、宣布“疫苗护照”政策,力挽狂澜,却让不少民众不满,在全国组织了抗议活动。

昨天下午的这一场抗议活动,规模之大,连皇家骑警都出动了。

一名医护人员Kari Way晒出了自己全副武装,站在示威游行人群不远处的照片,痛心写下:

“你想抗议,没问题,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挑医院。就因为这些人,救护车被挡,病人停车位被示威者占用,这些病人都是产妇和急诊患者。抗议声也让医院里的老年病人痛苦不已,连连按急救铃。”

看到这样的场景,医院里重症患者的家属也流下眼泪,就连临终病人想要好好地、安静地告别人世都做不到。

她接着写道:“除了打扰到努力生存下来的病人和家属,”抗议者们也让“所有医护人员深深感到自己不被尊重。”

不仅如此,卫生局透露,就在这一天下午,至少一名医护人员遭受抗议民众的人身攻击。温哥华岛的一名医护在下班路上遭受辱骂,还有人被打!

另一位来自基洛纳的护士表示,他“从未感到如此的失望、不被尊重和失败。”

医护人员特里·泰特 (Terry Teite)表示,“我今年66岁,患有糖尿病和肺部疾病,3次从癌症中存活过来,我还是努力地从这场疫情中走了过来。离开医院时,我被人大吼大叫、指着脸骂,就因为我一直戴着口罩。”

这位坚强的老人毫不客气地呛道,“你怎么敢在医院门前抗议,怎么敢不尊重我们每一个人在过去18个月的工作?!”

一名在基洛纳综合医院工作的华裔医护人员李瑞楝通过本地中文媒体表示,下午1点左右,这些抗议者的叫喊声惊醒了所有本就痛苦的病人。

本省Delta变异株蔓延,越来越多病人涌入医院,挣扎求生,有人在临终想见家人最后一面,隔着玻璃窗泪目相望。

他不明白,前线医护人员每天付出辛劳,18个月来昼夜不停坚守岗位,很多人员因精神压力躲在洗手间痛哭,甚至无法和亲人团聚,这些人为什么就是不懂?

“我们努力挽救生命,企盼著希望来临,却在医院外面看到人们抗议,大吵大闹地高呼说不要口罩、不要疫苗,这实在是极大的讽刺。”

一头忙着救人、一头忙着抗议,顺便传播病毒,还妨碍医院救人,这样的场面令人难过。

“目前基洛纳医院因疫情严重而缺乏床位,已取消超5台手术,未来若疫情不改善,情况将更严重。”李瑞楝说,他只是希望大家身体健康,远离医院,真的不希望在医院见到患者的最后一面。

这一天下午,也有人声援医护。只不过,相比千人大军,这个身影太过渺小。

本·范·埃克森 (Ben Van Exan)是一名温哥华居民,目前在基洛纳探望家人,这一天他听说有人要到医院抗议,怒火中烧,也顾不上是不是会被打,写了个“自私”的牌子,戴着口罩,就跑到医院门口,声援医护人员,大喊“快去打疫苗!”。

他知道自己寡不敌众,也不惊奇这些傻缺会朝着自己吐口水、甚至伸手推他、大喊大叫,只知道自己不能袖手旁观。

“医院里都是医生和护士,他们的职责是照顾病人,这些人(抗议民众)都疯了!”

“我只是拿着牌子站在那里,没有什么目的,就想表达一下对医护人员的尊重。短短5分钟,人们就朝着我的脸吐口水和咳嗽。”

这一抗议活动,直接惹火了省长贺谨:“虽然每个人都有和平抗议的权利,但在医疗机构针对医护人员的行为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政府将全力支持我们的医护人员。”

温哥华市长肯尼迪·斯图尔特也推特上写道,“当我看到人们阻止正在全力工作、拼了命拯救新冠病人医护人员时,我感到恶心!”

医院本应是医护救人的场所,更何况现在因为疫情,不少医院都在超负荷运作,已经不堪重负,这些人却将这里变成“捍卫自由、表达诉求”的秀场,令人作呕。

试问一句,为了捍卫自己的自由,阻碍了他人求生、救生的权利和工作,这还能叫自由吗?口口声声大喊不打疫苗、朝人脸上吐口水、伸手攻击医护,有考虑到他人的自由和权利吗?究竟是为了谁的自由?

【转载自:https://cacnews.ca/107076.html】

卡拉OK机

Washer&Dryer

作者 编辑